• 映象网首页
  • 新闻
  • 原创
  • 视频
  • 财经
  • 房产
  • 汽车
  • 家居
  • 教育
  • 健康
  • 科技
  • 旅游
  • 体彩
  • 娱乐
  • 公益
  • 河南爆款
  • 数读有道
  • 郑在读书
  • 新闻中心 > 高校 > 正文

    两年骑行3万9千公里 大学生摩托骑行环游中国

    2019年10月08日09:06  来源:新京报

    5034

      周浩在青海湖旁遇到的白色牦牛。

      周浩在内蒙古骑行途中观看远处的晚霞

      周浩(中)与爱犬“小二”和驴友合影

      2018年周浩骑行至申卡岗坡

      最近,大学生周浩火了,他从家乡骑摩托车出发,用两个暑假完成了骑行中国计划,引来了多家媒体的关注和报道,他的事迹还登上了微博热搜。今年国庆节,宅不住的他又在海南开启了环岛骑行。

      周浩是三亚学院的大三学生,继去年用90天沿边境线骑行大半个中国后,今年暑假,周浩带上收养的小狗“小二”,再次踏上余下的旅程。一人一犬从三亚出发一路北上,途经广东、江西、安徽等地,到达家乡石家庄后返回三亚,用时40天。9月9日,周浩抵达学校,为两年的骑行中国之旅画上句号。

      如今,远至中俄交界处的黑龙江北极村、西藏林芝,近至学校所在的海南三亚,除了港澳台地区,国内其余省份都留下了他的足迹。里程表显示,他已经骑行3万9千公里,相当于从北京到上海跑了16个来回。

      “骑行中国是我一直以来的梦想,我享受这份无拘无束的冒险,喜欢独自旅行中遇到的风景和陌生人。”周浩说。

      遇险

      高原上的鬼门关

      青藏高原海拔五千米处,一条通往西藏那曲市的道路两旁被终年积雪覆盖,寒气逼人。晚上七点多下起了冰雹,路两边幽静的旷野更让人内心升起寒意。

      夜色中,周浩独自骑着摩托车行驶在偌大的高原旷野中,远处不时传来集装卡车沉重的低鸣。

      他已经习惯了这种孤独。骑行中国的计划,到此已进行了三分之一。

      去年6月刚放暑假,周浩就骑着摩托车从家乡石家庄出发,一路经过北京、沈阳、哈尔滨、呼和浩特等地,8月底来到了西藏那曲。按照计划,他将继续前往拉萨,随后一直南下抵达三亚返校,完成环游中国的上半篇。

      冰雹越来越密集地打在头盔上,视线所及不超过两米。虽然穿着羽绒服,仍难以抵挡高原的寒冷,周浩忍不住发抖,他需要尽快到达最近的旅馆。

      他加快车速,同时谨慎绕过路面上冷不丁跳出来的“炮弹坑”,这是超载车辆碾压形成的坑洼。此刻,身后有大型卡车跟随,对侧还有车辆驶来,在冰雪天若被“炮弹坑”绊倒,凶多吉少。

      刚想到这,他猛然看到离前轮不到半米处冒出一个大坑,躲避已然来不及。

      “完了!”周浩心想。

      从摩托车上摔下后的几秒钟似乎过得极慢,周浩甚至看清了后方卡车越来越近的车牌。剧烈颠簸过后,他连人带车翻倒在地,摩托车重重压在下半身上。身后,卡车呼啸着驶来,犹如一头失控的巨兽。

      “我当时已经绝望了,特别怕。”

      在车轮离他不到一米时,卡车终于在刺耳的鸣笛和急刹声中停了下来。

      司机拉下车窗,探出头:“小伙子!”或许是被周浩惨白的表情吓到,他顿了顿问道:“起得来吗?”

      周浩挣扎着推了推压在身上的摩托车,摇摇头。司机下车帮他搬起摩托车,看周浩身体无恙后驾车离去。

      检查时,周浩发现车后行李箱的箱杆断了,于是他抱着箱子慢慢骑行。等他到达那曲市安多县,已经是晚上11点,身上的衣服全被泥水浸透了。

      类似的惊险在旅途中并不少见。他还在内蒙古被导航误导至沙漠中,迷了路,用两个小时才走出;在东北大兴安岭遇到过野熊;在无人区与外界失去了联系。

      “再怕也要克服,自己选的路必须走下去。”周浩说。

      内心的孤独是另一道难关。长时间只身在外,周浩也会想家,想念父母,希望能有人陪自己聊聊。他偶尔会想象如果他没出来,会在家做什么。不过,他从来没有因为出来骑行而后悔。

      今年暑假,他决定带着收养的小狗“小二”一同出行,在旅途中与自己做个伴。他觉得人能看到的风景,它也能看到。

      风景

      不经意间的美景

      一路行来,周浩到过了滕王阁、三峡大坝、凤凰古镇、秦淮河等无数名胜古迹,不过,最让他心动的是不经意间遇到的风景。

      在甘肃嘉峪关市的一条乡间小道上,周浩遭遇了突如其来的暴雨。当他加速穿越降雨区后,感觉天空越来越亮,傍晚时分漫天的红霞如滔滔海浪涌进他的双眼,在连绵不绝的祁连山脉映衬下显得尤为壮观。

      周浩情不自禁停下车,一回头发现了更大的惊喜。此时,身后的暴雨区已经放晴,一弯巨大的双色彩虹悬挂当空,与晚霞、初升的圆月交相辉映。他拿出手机录下了这一神奇时刻,视频中他激动地连连感叹:“太美了!”

      虽然当时全身被雨淋透,但周浩说,那是两年骑行中遇到的最美风景,也是最惬意的一段旅程。

      同样让周浩难以忘怀的,还有可可西里高原上自由奔跑的藏羚羊、唐古拉山上寒风拂过经幡发出的神圣音符、新疆荒凉的戈壁滩上倔强生长的骆驼刺、大兴安岭一望无垠的万顷绿地等。

      “旅途中偶然遇到的美景,像一个陌生的朋友。”周浩说,嘉峪关乡间的彩虹持续了五六分钟就消失了,骑行中结识的友人就像这道彩虹,虽然彼此目的地不同,短暂相处后又会回归各自的生活圈,但能在同一个地方相遇,把自己特别美好的一面展现给别人,这是种奇妙的缘分,“对我而言这是独自骑行真正的意义,也是最吸引我的地方。”

      友人

      彩虹陌生人

      像嘉峪关那道彩虹一样的友人,周浩在旅途中遇到了不少。这些身在异乡的行者,因为共同的爱好形成了天然默契,并乐于在对方困难时伸出援手。

      在安徽的一次夜间骑行中,手机导航出现差错,周浩被引入一条未修好的泥路。当地刚下完雨,路上的泥坑被雨水填没,看不清深浅,一不小心摩托车前轮陷进深坑,周浩连人带车摔倒了。

      车身重,脚下滑,一个人没办法扶起五六百斤的车子和行李。等了大约半小时,一名驴友同样被导航误导驶入泥路,看到周浩被困,主动下车帮他扶起摩托车,随后两人共同寻找出路。

      考虑到天色已晚,路上还有积水,这名驴友开着车灯一直在周浩前方引路,直到路况变好才与他告别。这段插曲也成为周浩骑行旅途中的一段温暖回忆。

      “一个人在路上,说实话很孤独,正因为结识了这些陌生的朋友,才有了完整丰富的旅程。”周浩说。

      意想不到的感动远不止于此。骑行至大兴安岭一片无人区时,没有可供食宿的地方,周浩在此遇到了骑山地车的驴友,两人一招呼便成了朋友。在这片荒无人烟的山区,周浩住进了驴友的帐篷,对方拿出可口的饭菜与他共享。次日骑出山区后,他们珍重告别。

      在西藏波密县,一队摩托车骑友看到周浩独自骑行,就邀请他一起吃住。在内蒙古满洲里,周浩遇见了开车自驾游的石家庄老乡,他们主动送给周浩两瓶水,解决了他的缺水难题。有时甚至只是在路上推车行走,也会有骑友上前为他加油打气,互相击掌。

      今年7月路过武当山时,周浩上山求了一签:大吉。解签的地方在半山腰,巧合的事情在这里发生了。他遇到了一个与自己同年同月同日出生,同样抽了一个大吉签的女孩。“当时觉得太玄幻,太有缘分了。”但是两人闲聊后,女孩跟着男友离开了。周浩记得那天武当山是阴天,山上天气微凉。

      “我会把这些友谊记在心里,如果以后在旅行中遇到陌生人求助,我会尽力帮忙,把这些爱心传递下去。”

      我知道他们是为我好,但这是我的梦想,我一定要把中国骑遍,否则将来我一定会后悔。——周浩

      ■ 对话

      “99%的人反对我骑行”

      新京报:什么时候产生了骑行中国的想法?

      周浩:旅游是我从小的爱好,以前经常在假期乘坐大巴和火车外出旅游。大概在初中时,我开始觉得公共交通虽然安全快捷,但在车上基本靠玩手机打发时间,看不到路上的风景,不过瘾,于是萌生了骑行出游的想法。

      高考lovebet爱博体育下载以后,我第一次尝试骑山地自行车独自旅行,从家乡河北石家庄出发,前往天津和北京,往返八百公里,还结识了一群驴友,这为后来的骑行中国埋下了种子。

      大学第一年,我考了摩托车驾照,然后从我积攒的“小金库”里咬牙拿出两万元买了辆摩托车,大一暑假就开始骑行中国。

      新京报:骑行线路计划了多久?为什么选择从边境线开始走?

      周浩:我一直想环游中国,大概用了三四个月断断续续地定好了路线。我很好奇中国和其他国家接壤的地方是什么样子,所以决定先走边境线。骑到边境地区,我有时还会顺路去境外转一圈,去的次数多了,相比之下就感觉中国发展得真的太好了,自己走得越远对自己的祖国越有信心。

      新京报:为什么选择独自骑行?

      周浩:我从小过着散养式的生活,很多时候一个人在家,这是一个因素。而且独自骑行无拘无束,如果是两个人旅行,就是我和朋友玩,如果是自己出行,路上所有的人都是我的朋友。

      新京报:骑行的费用从哪里来?

      周浩:骑行中大部分开支是油费和饮食住宿。这些钱一部分来自我在校时打工赚来的工资,其余来自父母日常提供的生活费。为了节省旅途中的费用,在骑行过程中我基本住青年旅舍,吃住尽量从简。因为之前我就会洗衣服、做家务,所以在路上自我生活问题并非难处。

      新京报:父母支持你骑行中国吗?周围人怎么看?

      周浩:99%的人都劝我不要冒这个险,也不相信我能完成。当我爸爸知道我打算骑摩托车环游中国时强烈反对,他说命只有一条,出了事后悔都来不及,甚至说我出去了就别再回来了。周围的朋友也都劝我不要冒险,认为这是不可能完成的事。

      我知道他们是为我好,但这是我的梦想,我一定要把中国骑遍,否则将来我一定会后悔。

      当我第一次骑行顺利回来后,大家都感到不可思议,也就不再怀疑了。

      新京报:骑行中国的经历在你身上留下了怎样的印记?

      周浩:外观上我的皮肤变得很黑,心理上也产生了变化。

      现在生活中遇到困难我不会轻易放弃,一条路堵死了,就再找别的路。在陌生领域做决定时,我也喜欢询问更多人的建议。这跟旅行中问路是一个道理,需要多获取信息,在阿尔山骑行时我遇到分岔路口,导航建议走右边,但旅店老板建议走左边,实际上右边道路还没修好走不了。

      在朝每个目的地骑行前,必须提前计划路线,估算预计停留的时间,这也让我比以前更有规划意识。大三暑假我不再骑行旅游了,打算专心准备考研。

      新京报:得知自己走红是什么感受?

      周浩:被这么多媒体关注,还上了热搜,我觉得很意外,也很激动。骑行这两年我没有专门去拍摄,在网上发布的相关内容也不多。以后再次骑行时,如果条件允许,会多拍一些视频分享出来。

      新京报:未来还有其他的骑行计划吗?

      周浩:肯定有。下一次旅行我定在大四毕业的假期,打算自己骑行去欧洲,这也是我给自己的一份毕业礼物。

      新京报:将来你会把骑行作为职业吗?

      周浩:如果骑行能给自己带来足够的经济收益,我可能会把它当成职业。但大概率是把它作为爱好,一直持续下去。

      (记者 黄哲程 周博华 受访者供图)

    文章关键词:大学生 摩托 环游中国 责编:王丽萍
    5034

    相关阅读 换一换

  • 这个暑假没回家 大学生都干了啥?

    记者通过网络问卷和采访发现,只有少部分大学生在暑期完全待在家中,多数大学生利用这难得的时间,去完成自己想做的事情。深入农村开展社会实践,远赴国外游学交流,走进乡村小学支教,到企业去兼职,去学车掌握一门新技能……这些都成了大学生们在暑期的选择。

  • 首都大学生扶贫:从新知到心知

    “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”,在这个暑假,一群志同道合的首都大学生奔向祖国的大江南北,聚焦深度贫困地区和特殊贫困群体,投身于脱贫攻坚的服务中,为偏远地区的孩子带去一份温暖。

  • 河南启动实施“一村一名大学生”培育计划

    9月22日,大河网记者获悉,河南省委农办、河南省委组织部、河南省农业农村厅、河南省教育厅、河南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日前联合下发《关于实施河南省“一村一名大学生”培育计划的通知》,启动实施“一村一名大学生”培育计划。

  • 大学生志愿者用专业知识献礼世园

    2019年世园会已接近尾声,截至目前,已经约有40余所大学的学子参加了世园会志愿服务活动。这些大学生志愿者们在志愿服务期间,除了参与园区运行和游客服务工作,还利用自己所学的专业,以各式各样的形式“献礼”世园。北京青年报记者对这些大学生进行了探访,将他们对世园会做出的贡献娓娓道来。

  • 大学生在寝室炒菜 勺颠得再好也别忘安全第一

    这两天,一出“宿舍大厨扑街”的大戏,引得很多人围观。据报道,近日,网上热传一段“学生在寝室颠勺炒菜”的视频。视频中,一名穿围裙的男子在寝室窗台边,翻炒锅内食物,其间还出现了娴熟的“颠勺”动作。

  • 新时代大学生价值取向如何?来听听他们自己怎么

    2018年,我国在校学生总人数已达3833万人,高等教育毛入学率为48.1%,高等教育即将进入普及化阶段。大学生一直是党和人民寄予厚望与着力培养的重要群体,价值观是其立身处世、成就事业、完满人生的擎天柱。

  • 73天 浙大学生的文章就上了《科学》杂志

    日前,来自斯坦福大学的一个团队在Science(《科学》)杂志上发表了文章,而在署名中,有浙江大学爱丁堡大学联合学院的身影和2017级生物医学专业罗凯闻的名字。

  • 大学生外卖骑手体现新择业观

    近日,某外卖平台发布的《2019大学生外卖骑手群体洞察报告》显示,今年暑假全国共有9896名大学生成为该平台的兼职骑手。这些大学生骑手并非都是生计所迫,其中38%的人出于体验生活的动机选择了这份兼职。

  • 大学生一个月多少钱够用? 都花在哪儿?

    近日,某地一名大一女生的求助帖走红网络,她希望母亲给自己每月4500元的生活费,但却遭到了母亲的拒绝。她觉得自己很委屈,认为一个月2000元的生活费根本不够花。这个话题引发网友热议。

  • 大学生焦虑些啥 听听心理医生怎么说

    在杭州市七医院精神心理疾病早期干预专家王奕權的门诊里,开学前半个月开始,竟有1/3是患有开学综合征的大学生,既有大一新生也有高年级的老生。这些大学生们到底在焦虑或是害怕什么?

  • 慢新闻

    郑州航空港区北站即将开通?官方回应:正在商谈免费协议暂不开通 郑州航空港区北站即将开通?官方回应:正在商谈免费协议暂不开通

    推荐视频

    i新闻

    新闻推荐

    网站简介 | 版权声明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方式 | 网站地图

    Copyright © 2012 hnr.cn Corporation,All Rights Reserved

    映象网络 版权所有